苏州评弹
2013-07-05 16:53:00  来源:本网综合

    柔婉的三弦、清越的琵琶、绵软嗲糯的腔调,在苏州悠久繁华的书场里,孕育出了“抑扬顿挫,轻清柔缓”的评弹文化。评弹文化历史悠久,早在四百多年前的明代,苏州地区就已经有说书活动。据记载,清朝乾隆皇帝到苏州时,曾把当地一位叫王周士的说书艺人召来,弹唱一段《游龙传》。在2006年,苏州评弹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所谓“评弹”,即评话和弹词的总称。苏州评话是采用以苏州话为代表的吴语方言徒口讲说表演的曲艺说书形式,流行于苏南、浙北、上海一带,通常与苏州弹词合称"苏州评弹"。在流行地区,苏州评话俗称"大书",苏州弹词俗称"小书",总称"说书"。

 

    评话通常是一人登台开讲,其内容多为金戈铁马的历史演义和叱咤风云的侠义豪杰。弹词则通常是两人说唱,上手持三弦,下手抱琵琶,自弹自唱,内容多为儿女情长的传奇小说和民间故事

 

一人评弹

两人评弹

三人评弹

    苏州评弹讲究“噱、说、弹、唱”等艺术技能,这里的 “说”指叙说、说故事,包括说书人的语言和故事中人物的语言; “噱”指放噱,即逗人发笑,是一种趣味性的演出; “弹”指使用三弦或琵琶进行伴奏,既可自弹自唱,又可相互伴奏和烘托; “唱”指演唱,演唱者通过嗓音变化来表现人物性格、传情达意。

     不同于昆曲那种纯正文人文化的高贵艺术,苏州评弹是一种流传于民间、属于普通平民的大众通俗艺术。试想,在苏州繁华嘈杂的茶馆里,台上一男一女两个艺人,一人持着三弦,一个抱着琵琶,一曲一调伴随着吴侬细语缓缓飘来。台下三五个散客,兀自喝着茶水,说着闲话,享受着这难得闲散惬意的午后时光。

    苏州评弹作为江南地区雅俗共赏的曲艺艺术形式,在20世纪60年代以前,一直占据着苏州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从清朝乾隆时期到咸丰、同治年间,也涌现出一大批知名弹唱艺人,如:王周士、陈遇乾、俞秀山、马如飞等等。

 

演唱:黄海华/张建珍

[白]骨肉分离十六春,天涯无处觅娘亲,纵然富贵能如愿,抱恨终天枉为人。

娘呀,你在哪里呀!

男(徐元载):

世间哪个没娘亲,可怜我却是个伶仃孤苦人。

若不是一首血诗我亲眼见,竟将养母当亲生,十六年做了梦中人。

不见娘亲面,痛彻孩儿心。须知无娘苦,难割骨肉情。

娘亲啊,哪怕你在地角天涯也要把你娘来寻。

寻不到你娘亲我决不转家门。

步匆匆直往庵堂去,见绿杨飘拂碧波清,跨过板桥到庵门。

女(智贞):

智贞是,她轻移步,向前行,低头默默暗思忖。

想面貌相同,原常有,哪有解元公这样的像郎君。

竟然不差半毫分。

男(徐元载):

元宰是么在后跟,暗疑心。

想母姨她见我到庵门,因何神态不安宁。

其中必定有原因。

女(智贞):   

一个儿是见鞍思马心绪乱。

想起了十六年前骨肉情,倘然我儿还在世,

定与解元公一样的好风神。

男(徐元载):

一个儿是低头思索诗中意,

但愿眼前人她就是我娘亲。

能得今朝团聚在庵门,

免得我这无娘的孤儿到处把娘寻。

女(智贞):

智贞是,她满腹疑团难猜透。

行来已到客堂门,开言便把解元称。


编辑:朱晓雪

网群热荐

精彩视频

图片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