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田间路,种出稻花香
2017-11-15 09:35:00

  正在收割的稻田(唐杨 摄)

  稻花香里说丰年。秋收时节,在江苏省农科院试验田中,飒爽的秋风拂过,稻田里金浪翻滚。“一亩稻花香十里,一家煮饭百家香”,望着灿灿的一片稻田,似也能闻到米饭的清香。由江苏自主培育的新品南粳46、南粳5055和南粳9108等水稻稻穗随风摇曳,被誉为“江苏最好吃的大米”长势喜人。

  王才林在稻田工作

  稻田里,有一人正握着镰刀,熟练地割下一抹麦穗,观察对比一番,再提笔做下实时数据的记录。

  “有人觉得煮一碗好米的秘诀是买个日本电饭锅,我可不这么想”,提到眼前的稻,手中的穗,那人便打开了话匣子:“好米离不开好的水稻品种,好的品种离不开好的亲本配组、好的熟悉选种。何况,中国的电饭煲也挺好用的!”

  “我这半辈子的时间都在尝试匹配不同的‘父母’,做水稻的‘优生优育。育出南粳系列大米,是这片土地特有的天赋,也是我的幸运”。

  说话的这人是江苏省农科院粮作所所长王才林。在江苏的农业圈里,他是有名的“水稻痴”。

  王才林和助理在实验室做实验

  割下穗子后,王才林和助理一一为其贴上标签保存。未来,他们还将对种质质量进行进一步观察,测试这批品种是否符合育种目标。

  追求“田中精品”是土地面积稀少的江苏必须面对的农业课题。在全国的水稻版图上,江苏以占全国7.5%的土地面积产出全国10%的稻米,不仅产量在水稻主产省中位居前列,更将“好钢用在刀刃上”,在江苏3400万亩的水稻面积中,3000万亩被用来种植品种更优良、经济价值更高的粳稻。鱼米之乡,名不虚传。

  王才林在日本留学

  时光倒退26年,1991年的江苏粮米紧张。王才林回忆,“粮票时代”下,参加工作的他只被分到30斤粮票,其中25斤还是籼米,只有5斤是口感更佳的粳米,吃得抠抠巴巴。

  也是在那一年,他获得了去日本留学交流的机会。在日本,老师请客了一顿便当,便当里喷香的米饭刷新了他对稻米食味的认知——“便当里用的米,是日本的王牌品种‘越光’,售价不菲。但后来我在超市里发现一种名为‘乳玉皇后’的大米竟然比‘越光’还要贵、还要好吃。”

  王才林像挖到了宝贝,他决定要在回江苏后,也要让老乡们吃上“乳玉皇后”。

  给水稻进行杂交回到祖国,王才林也带回了“乳玉皇后”的种子。然而,“皇后”却不适宜江苏的水土,种出的稻米口感差、品质低。王才林便动起了杂交的念头:经过筛选,他选用江苏优质品种“武香粳14”来和“乳玉皇后”一起“繁衍后代”。

  杂交工作简单来说就是先把一个品种的雄蕊进行人工去雄或灭活,然后将另一品种的花粉授给去雄的品种。去雄、剪花、套袋、授粉,两个品种杂交后,才只是完成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王才林和团队在海南

  一般来说,直到第八代子孙才有可能将基因特性稳定下来。在四季温暖的海南,稻米可达到一年两熟。为了加快选育进程,这些“后代”要从江苏被移植到海南南繁基地。这期间,王才林的育种团队每年要在数以万计的不稳定材料中,选择符合育种目标需要的后代进行加代种植。直到完成这八代子孙的选育,6年的时光已经过去。

  优质的品种接下来会被放在不同生态区试种,以确定其是否适合在当地生长,这也需要1-2年。一旦材料成功过了前两关,那么第三关便是品种审定,通过审定之后才能大面积推广,这又至少需要2-3年——我们今天吃到的米,都是这样花了至少十年才从田里走上我们的餐桌。

  王才林和他的学生们在田间地头

  五月播种、六月插秧、八月杂交授粉、十月选种收获,在这十年,王才林和育种团队的工作也跟着稻米的生长迁徙轮转。

  七八月,三伏天,水稻育种人们为了完成水稻从苗期到抽穗期的实时数据记载,早上六七点下田,在田里一呆就是五六个小时。

  为了明确新品种的生态适应性,他们在各地设置30多个生态测试点,一天要跑好几个县,足迹遍布省内外。王才林说:“农业科研的果实是地里长出来的,搞科研的脚也必须天天长在田里。“

  最后能晋级的“胜利品种”,成功率只有2‰。王才林之所以说自己“幸运”,正是因为2‰的概率里,他育出了抗病高产、食味极佳的“南粳46”和“南粳9108”。

  “南粳46”

  王才林烹煮着“南粳46”,很快米饭的清香从电饭煲内四溢漫开,盛出一碗米,晶莹剔透的米饭口感柔软润滑,富有弹性。他介绍:一碗好米饭必须具备两大标准,一是米要好,米粒饱满,晶莹剔透,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加工品质和外观品质好。二是米饭粒整,有光泽,饭香味浓,口感好,正所谓色、香、味俱全。米饭口感的差异是来自蒸煮和食味品质差异,食味品质则是稻米品质的核心,常用直链淀粉含量、糊化温度、胶稠度和黏度来评价。

  王才林在日本参赛

  2016年,江苏选送“南粳46”参加在日本广岛举行的中日优良食味粳稻品种选育及食味品鉴学术研讨会。参加品尝的日方专业人员15人,中方10人,暗码编号。结果,“南粳46”击败多种日本大米,荣获“最优秀奖”载誉归来。而在省内的评比中,“南粳46”被誉为“江苏最好吃的大米”。

  王才林在电脑前办公

  “南粳是一个系列,我根据其生长期长短划定适应在江苏种植的区域”,王才林打开PPT,“南粳”大米在江苏的分布他了然于胸。

  “南粳46”生长期最长,适合在苏州地区种植,苏南其他地方也有零星种植;“南粳5055”适合在沿江、沿海种植,也就是说,苏中地区和苏南地区均适合种植;“南粳9108”是南粳系列中生长期最短的,淮河以南地区均可种植。目前这3个品种在江苏适应种植区域的种植面积平均占到47%左右,产量都很高,“南粳46”平均亩产1200斤左右,其他两个品种亩产能超过1300斤,是国家农业部认定的超级稻。

  王才林的全家福

  由于长期出差,脚不着家的王才林在今年岳母过百岁生日时,被家人“逮”着赶紧拍了一张全家福。

  “别人都说我有两个孩子,一个是我女儿,另一个就是水稻”,王才林感慨说道,“我女儿有时会酸酸地说,我对水稻比对她更好”。

  每次出差归来,王才林的惯例就是去田里看“儿子”的长势变化;当天朦朦亮起,在去办公室前他也会先去田里转上一转;打雷下雨,他会本能地开始担心稻米会不会受到影响。

  “在田里闻着稻米的香气,我的内心就会感到满足,我的心愿就是全江苏都能吃上最好吃的米”。稻痴王才林唯一的一点遗憾是自己的年龄:58岁,很快面临退休。按照十年选育一代好米的年限,人的工龄显得短暂。抓紧最后一点时间,他还在不断往北推广南粳系列,争取让南粳米扎根更多的土壤,为当地农村带来更多的效益。

  这一碗香气扑鼻的白米饭,让寻常的日子闪闪发光。(魏薇/文 唐杨/摄)

来源:新华网